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真實見證

白雁氣功讓我有重生感
【文/香港學員 呂佩貴】在學功前一年。我從泰國普吉回來身體就不舒服。發燒、累,我以為是登革熱所以就由它吧!一個星期之後還在燒,我就去看家庭醫生,跟著入醫院,因為肺積水,整個右邊的肺部都是水,左邊的也有,超過1公升的水;細菌感染了肺部,醫生說今次是一次嚴重的疾病,雖然不會死亡,但要治療一段時間。住院10天,開始治療。每天要服用很多藥,所以要密切抽血觀察肝及腎功能,也要照X光觀察肺的水退情況,每個禮拜兩次;體重在入院期間跌超過20磅,人很虛弱。從7月中開始服藥到8月底時,肝酵素以經升由常人20以下至200多,非常非常高及危險,要立即停藥,讓肝臟休息。這時我整個人像個檸檬,又黃、又瘦,因為藥物影響我的皮膚又癢、又出疹、又嘔、又暈,食慾不振,晚上又難以入睡,反正就是非常辛苦。期間完全停止工作,連站立不到1分鐘都不行,更不要說在廚房洗米都維持不到。停藥1個多月,肝酵素回落100出頭,醫生說要開始療程,不能停太久,唯有再換藥,但是市面上醫我這病的藥物選擇不多,之前因為敏感以經換過了,也只能再次適應吧。體重一直都沒有增加,期間關節開始腫痛,由左膝蓋到右膝蓋,走路像跛了一樣,走得很辛苦;右肩膀到左肩膀,都肩周炎,很痛,手抬不起,難以入睡,那時已經到了12月。醫生說是藥物影響,遲些停藥後會好的,叫我多喝水。期間一直常常要抽血,照X光,觀察肝、腎、肺及血色素;又因為肺的水,退後發現肺有個頗大的陰影,白色厚厚的,又大,所以要密切觀察,最後為安全起見,要再照MRI來確症;康復一直未如理想,所以農曆新年後要再入院作詳細檢查。結果是繼續治療,身體一直虛弱,只可以趁出外看醫生時跟朋友吃個午飯便得回家休息,出去一次便要睡兩天,跟以前的我很不一樣。很久沒有去商場,記得第一次病後出銅鑼灣,是病發後4個月,像林姥姥去大觀園一樣,這舖子改名啦,那舖子搬了,好熱鬧,吃完飯就要走,因為人太多,雖然戴上口罩,仍怕受感染。肝酵素一直在80到100之間。
病後10個月,台灣的表姐回港,因為好久不見,出去跟他見面。他精神了,步履輕盈!午飯後他要我陪逛街,我就告訴他我體力不支,不如找個地方聊天吧!所以在那時我知道了白雁時尚氣功,隔天就問其他表姐們要一起報名嗎?就這樣我們8個人就一起上課!
學功後勤力練功,老師說百日築基非常重要,給我們的功課是一天三次。我便天天做,但體力上只能每天一次,而且做完不多久就累得要睡覺。每天練功大量出汗,每天穿著同一件白色T shirt,2個多月後,t shirt 肝臟部位及背後命門的位置有一大片咖啡色的漬,心想怎樣這個位置出的汗是咖啡色的!但是我的衣服每天都洗,奇怪。那時肝酵素通常在80左右。
其間繼續治療,因為體重一直不多升,由學功開始的150多磅開始升,最重的時候是170磅;但朋友都說我瘦了,不腫了;面色,朋友都說好了,那個時候才跟我說之前的臉色原來很難看。
到了8月底做每月一次的X光檢查,在房間內,醫生不停的換X光片,又問護士這張片是否真的屬於我,他不停翻來翻去,又用尺量,結果告訴我,這次的肺片,之前有陰影的面積小了,比上個月透明多啦,肺部也清多了,沒有那麼花;那些藥終於起了大作用了,要繼續保持樂觀的態度,它正在好轉中。其實當時已經病了13個月了,就是因為肺部好看了,醫生不反對我跟家人去澳洲探親,但叮嚀要有足夠的休息,按時服藥,回來立即覆診,照肺,抽血。在澳洲期間每個早上到公園練功,感覺非常好。體力也好多啦。
回港檢查身體,各樣指數都好轉,肝酵素繼續回落;肺進一步清了,可以減藥及不用每月照X光了,抽血次數亦減少。
兩邊肩膀先由右面開始不痛,全不痛了;膝蓋也不痛了。不用再吃藥啦!今天我的肝酵素是10幾,不到20;上個星期,三月中去檢查,X光片見到那個陰影又小了,也很透明啦,肺部大部份是黑色的,醫生說好了,現在是觀察期。
非常感謝老師從台灣來香港教功,感謝發明氣功的老祖宗,讓我幾千年後可以學到大雁功及回春功;感恩我跟這團隊的因緣。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