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氣功知識

老師發的外氣到底是什麼
預告: 老師新編著作『白雁氣功學』將於近期發表, 請大家先睹為快!
氣功外氣技術研究是八十年代氣功科學的一大特色。雖然,在意念的作用下,氣功訓練有素者將體內之精轉換為體外之氣用以治病的方法古已有之,唐朝的《氣經》更有“布氣”法傳世,歷代史書也不少關於不接觸患者的超距治療的故事。但畢竟沒有形成為一種“熱”,也沒有像氣功在保健、養生方面的功效那樣地“眾所週知”。它的興起同“文革”後的一段歷史有關。
1978年,四人幫垮台後的第三年,歷遭劫難的中國傳統文明瑰寶都相繼復蘇,但是,唯獨氣功仍然未能完全掙脫枷鎖,群眾性的練功活動幾乎為零,個別敢於傳授功法的氣功家如郭林老師等還不斷受到不應有的干擾。許多人將氣功目為“唯心”的邪術而加以反對。有鑒於此,當時主持衛生部中醫局工作的呂炳奎局長認為只有加強氣功的科學研究,拿出過硬的事實才能打開局面。然而,通常的氣功鍛煉,雖能取得養生、保健的良效,但對“氣”的客觀性卻無從證實,於是,呂老鼓勵各界人士對“氣”本質進行科學研究。1978年,上海中醫研究所林厚省同顧涵森合作,測出林厚省發放的外氣中含有調製遠紅外信號;隨後又發現其他幾位氣功訓練有素者的“外氣”中含有常人所無的靜電效應、磁效應,從而首次証明了“氣”的客觀存在。於是,呂局長組織幾位同志起草了給中央的報告:“科學家已經發現了中醫‘氣’的本質”。隨後,在1979年3月和7月,兩次組織《氣功科學實驗現場匯報會》向中央領導匯報。由於現場實驗的成功,氣功的 “外氣”也就成為燴炙人口、知名度甚高的專有名詞。在此後的數年中,各方面的研究家對氣功“外氣”的物理效應和生物效應進行了研究和探討使人對“外氣”的物質性有更深的認識。
浙江中醫所羅森等觀察了氣功外氣對離體血漿cAMP的影響,發現訓練有素的氣功家能使接受外氣的人的血漿中cAMP顯著增加。由於cAMP的合成需要腺苷酸環化酶的催化作用,因而猜測氣功外氣可能作用於上述環化酶或作用於細胞特異受體,引起受體結構形變而激活膜上的環化醇再催化胞漿中ATP生成cAMP。這些實驗一方面為中醫的“氣”“血”相關理論提供了分子生物學水平的依據,另一方面也為氣功外氣治療腫瘤有效的原因提供了研究線索。因為統計表明腫瘤細胞cAMP低於正常細胞。蔡德成等發現氣功“外氣”具有誘發人類淋巴細胞姊妹染色單體交換率(SCE率)的能力(P<0.05)。李彩熙的實驗結果表明,用氣功師“外氣”發入水中所得的“信息水”來喂小鼠,能使小鼠脾淋巴細胞活性E玫瑰花形成率明顯提高(P<0.01),而“信息自來水”同“信息蒸餾水”之間則無差別,從而排除化學微量元素的作用。小鼠直接接受“外氣”後也能使脾淋巴細胞活性E玫瑰花形成率提高(P<0.01),血清中特異性血凝素的滴度也比對照組提高一倍。
氣功“外氣”除對人體動物發生作用之外,對細菌,病毒等也產生作用。馮理達等的實驗指出,同一氣功師在意念控制下可以發出兩種作用相反的“外氣”:一種“外氣”對革蘭氏陰性杆菌和陽性球菌有殺傷作用,其殺傷率分別為44.4~98.9%和0.97~96.7%,當氣功師專心一致的考慮殺死這些致病菌時,殺傷率就高,否則就低。另一種“外氣”卻有促進細菌生長的作用,其增長倍數從1.3~7.0倍不等。
儘管對氣功的本質進行了探索,而且有了一些苗頭,但是離開揭示氣功的整個內涵相距甚遠。以氣功外氣來說,從目前已經了解的情況看,其複雜程度遠非今日現有的儀器所能完全認識的。因此,勢必要採用某些非常規的特殊研究方法,這就是利用植物,動物乃至人類本身某些特殊的敏感器官作為鑑別、認識氣功本質的一種方法。其實,人們很早就知道“生物”乃至人的特殊感官在某些特定情況下遠優於現代儀器。例如,現代最靈敏的檢測儀器只能檢出108~1010個H2S(硫化氫)分子,而人的嗅覺卻能聞出幾十個H2S分子,比儀器靈敏1千萬倍心上。科學院高能所特異物理研究組在彩現代實驗常規手段如膠片實驗、熱釋光試驗、光量學探測器實驗的同時,也採用了生物探測器實驗,探測器的敏感元件就是一種“樹葉”,當氣功家發功時,或者具有特異視覺功能的人發揮功能時,這種探測器就會發出脈衝狀信號,這一實驗結果與其它三種常規實驗結果是一致的,據此可以確定,氣功家確能發出一種未知的輻射。雖然已經取得到這些數據遠未反映輻射的本質及其運動規律,但卻給後人指出一條探索的新途徑。嚴格地說,馮理達,羅森的實驗用的都是生物第三元件的實驗,所不同的是徐鴻章等用的是“植物”敏感元件,馮理達用的是細菌敏感元件,而羅森則是“生物大分子”敏感元件。
上海中醫研究所林雅谷等報告了他們用瑞典AGA熱能儀觀察氣功師內氣外放過程受功者體表的紅外輻射現象,發現兩者是相關的,從而証明氣功家發放的外氣可以影響受功者。這實際上是以“人”本身做為氣功外氣的檢測元件。
北京航空學院人體科學研究組利用具有特異視覺功能的兒童,系統觀察氣功家發放外氣的形狀、顏色、流速、穿透情況、運動方向等,提供了許多迄今無法用現有儀器測量到的直觀描述。這實際上是利用具有特異視覺功能者作為檢測器。當然,我們尚無法估價所描述的這些現象的全部意義,但是,他們觀察的一部分結果是和千百年前古人對“氣”的描述的事實是一致的。這為我們今後揭開氣功奧秘設計新實驗提供了極有價值的參考。
氣功“外氣”本質的這些研究,大大推動了群眾性氣功鍛煉的科學普及熱潮,同時也推動了氣功“外氣”超距治療的臨床研究。這種治療方法在10年前,一般人還難以接受和理解,而最近,越來越多的實驗和臨床事實証明了這種治療方法的效果。不過,迄至今日,對氣功“外氣”治病進行系統研究的還為數不多,用現代科學方法加以總結的更是鳳毛鱗角。在1981年,全國氣功學術交流會上福建廈門中華衛生院院長劉永言報告的《一指禪功治療頸椎病》一文由於工作細緻、系統、科學性強而受到好評,此外黃美光博士,蘇台寧醫師也都報告了“外氣”用於臨床治療的案例。
氣功“外氣”治療疾病的效果和外氣物質基礎研究的結果引起人們對“外氣”仿生的興趣。以目前已經測到的“外氣”輻射信息特徵為基礎,青島、上海、北京、廣東、成都紛紛研製各種氣功外氣信息治療儀,並初步用於臨床。上海儲維忠等用這種儀器治療哮喘,廣東黎澤荃等,上海交大錢存澤成都科學院的劉碚生等,保定中醫院程璉瑚等除用這類儀器於臨床外,還研究了在這種儀器作用下血管容積、脈象,皮溫的變化以及誘發經絡感傳、誘導練氣功等實驗。
不過,氣功“外氣”十分複雜,目前所測到的“氣功”輻射,僅僅是某些已知的電磁波(如遠紅外、近紅外)的某些調製信息,遠遠不能反映氣功外氣的載體及其信息的全部內容於萬一。因此,仿生的信息以及其療效也遠不如氣功家本人發放的“外氣”。
氣功治病,“外氣”布氣治療只是其中方法之一,更重要的是患者通過氣功鍛煉,提高“自我調整”能力,發揮自身潛在功能,以達到祛病健身的目的。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