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氣功知識

經絡系統與氣功
預告: 老師新編著作『白雁氣功學』將於近期發表, 請大家先睹為快!
如前所述,經絡的發現,經絡學說的完善,氣功實踐有莫大功績。如果說針灸臨床對經絡的點結構——穴位的深刻認識起關鍵作用,那麼氣功實踐的貢獻則在“線”結構——經絡的明細結構方面。前面還提及,經絡的功能在於運行氣血、協調陰陽、抗御病邪等方面。但最關鍵的內容則在於運行氣血,因為“人之血、氣、精、神者所以奉生而於性命者也。”(《靈樞.本臟》),但這維系生命的“血、氣、精、神”的四要素中,血氣乃是起主導地位作用的,因為“神為氣化、神藏血”,精神來源於氣血。而氣血的形成按古人的說法均為後天水谷精微之所化。但對於氣和血兩要素來說,氣為血帥、血載氣行,氣又成為气血對立統一體核心內容。所謂氣功學就其根本內涵來說是一門“研究元氣運行規律及其自我控制技術的學問。”因此,經絡和氣功的密切聯繫是顯而易見的。
一、奇經八脈與氣功
氣功與經絡關係極為密切,其中,奇經八脈尤甚。北宋張紫陽寫“八脈經”專論練功與奇經八脈的關係。八脈中又以任、督、衝三脈與氣功關係最深。所謂督脈乃“督陽脈之海”的意思。十二陽經均歸屬督脈管轄。而十二經中的六陰經則歸屬任脈。衝脈居二者之中,為十二經脈之海。三脈中又以督脈與氣功關係更密切,早在公元前四世紀《莊子》就指出:“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從養親,可以盡年。”就是說,如果督脈通了就能達到保身、全生、養老、盡天年的目的,因此“通督”就成為傳統功法的一種基本要求。李時珍在《奇經八脈考》中說:“督脈起於會陰,循背而行於身後,為陽脈之總督,故曰陰脈之海。任脈起於會陰,循腹而行於身之前,為陰脈之承任,故曰陰脈之海。”真氣由尾閭過夾脊衝玉枕,下玄關進入任脈由膻中而下氣海,這就是常說的小周天了。傳統的養生功中所謂三關九竅均分佈於此三脈中。所謂三關已如前述,即督脈上的尾閭、夾脊、玉枕三竅。督脈上的第四竅位於兩眼之間此即人稱“玄關一竅”的上丹田。然後至鼻柱、經素髎、水溝至兌端。入齦交與任脈交會。任脈也有兩個至關重要的“竅”,即通常所謂中丹田(位於兩乳之間中心處)和臍下寸半處直入一寸的下丹田。需要說明的是氣功之“竅”與經絡的“穴位”並不相同,例如,中丹田,雖與膻中穴在體表的位置相同,但內景返觀查證,後者深入肌膚,直徑達15mm以上,前者僅為有限的一點。下丹田體表投影位置雖與氣海相近(注意!僅僅相近),但卻深入體內,由內景返觀查證表明:直徑約33毫米,呈梨形,而不是經絡穴位的有限一點。當然,不同的功法,會有不同的練功效果,內景返觀也不一定那麼準確,但對“穴”和“竅”區別的探討卻有利於練功愛好者的深造。三關九竅的其餘三竅位於衝脈。丹家認為通過小周天階段經過“七返九還”之後此三竅才會形成。三竅分別位於玉枕——玄關(即上丹田)聯線中心點與衝脈會處。丹家稱之為“蓋”(意即喻為丹爐之蓋!),第二竅位於膻中——夾脊的聯線與衝脈交會處,通常稱為“釜”(意即煉丹之土釜)又叫“鼎”或“黃庭宮”。第三竅位於下丹田——尾閭中間聯線與衝脈交會處、氣功術語“爐”又叫“偃月爐”(比喻丹法的升火處)。一為“蓋”、一為“釜”,一為“爐”,三個合起來像一付完整治練的設備。當然,這只是傳統丹功對奇經八脈在練功實踐中的一種說法,究竟其功效、作用如何,尚待有志者驗證。
順便要提出來的是關於小週天的循行路線問題。《生命圭旨.普照圖》說:“人身有任督二脈,為陰陽之總,任脈起於中極之下,循腹里上關元至咽喉,屬陰經之海。督脈起於下極之俞,穿脊里循額至鼻,屬陽脈之海。鹿運尾閭益能通其督脈也,龜納鼻息益能通其任脈也,人能通此二脈則百脈皆通而無疾矣”。這里有兩層意思:“一是通任督脈對養生的重要意義,二是經脈的走向,無論任、督均由會陰上行。對於督脈走向由下而上,古氣功典籍都如此描述,大家均無懷疑。但對任脈也從下往上行之說則有疑問,有的同志甚至認為書上是不是寫錯了。查古今文獻,凡經絡典籍,無一例外、任脈均為上行。如李時珍《奇經八脈考》:任脈為陽脈之海,其脈起於中極之下,少腹之內,會陰之分,上行而外出…上頤。循承漿,與督脈會”,是上行。《素問.骨空論》:“任脈,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脈腹里,上關元,至咽喉,上頤循面入目,”也是上行。《靈樞五音五味》:“衝脈、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脊里,為經絡之海;其浮外者,循腹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唇口”,上行。《難經.二十八難》:“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脈腹里,上關元,至咽喉”,與《素問》大同小異,均系上行。然而在談到任督二脈對氣功的重要意義時,則無例外,任脈均為下行,例如《針炙大成》:“要知任督二脈一功,元將四門外閉,兩目內視……引督脈過尾閭而上升泥丸,追動性元,引任脈降重樓,而下通氣海,二脈上下,旋轉如圓,前降後升,絡擇不絕”。這里說的是週天功,很明確:“前降後升”,任脈下行無疑,其他丹經類書更《金丹大成集》、《寥陽殿問答》都描述了週天功的相同情景即:“任降督升”。那麼究竟孰是孰非呢?其實兩者都對。關鍵在於通過任督脈“氣”的性質。丹書認為,人生處於十月懷胎而未離母胎之際,任督脈是通的,先天元氣源於母胎,一旦哇哇墜地,這先天之氣即無來源,人體生命全靠後天精氣涵養,因此任、督脈就會保護性自動切斷,以維護這有限的先天之氣於“虛室”之中。此時經絡里所運行的乃是“經氣”,且主要為營氣。這經氣在體內各經絡的運行受外環境(時、空)的影響,形成了自己的“無端無環”的生物鐘運行節律。對於這種“經氣”來說,任督兩脈始終是通暢的,因此也就無所謂通“通、督”的生物鍾運節律。對於這種“經氣”來說,任督兩脈始終是能暢的,因此也就無所謂通“任、督”了。,而“小周天”功通任督的目的,指的是隨著的增長,由於種種原因而後天元精不足。為了補充這虧損的元精於是採取了打開封閉任、督通道,讓先天元氣重新成為溫煦已經減損的先天元神,使之重新充盈。這種做法很像十月懷胎時人體生命的生理狀態,所以有人把它稱做“返先天”。先天元氣運行途徑是由督脈上行經泥丸、過鼻端由任脈入中丹田,而返回下丹田。如果有內視能力的人不妨體會一下,“經氣”和“元氣”在經脈中通過的內景:前者輕逸,悄而無息,後者重凝在所經之處(尤其過玉枕入泥丸之際),如電閃、如雷鳴(特別是初通之時)轟轟烈烈兩者完全可以區別開。因此,我們說經絡典籍所說“任脈上行”和氣功文獻所載“任脈下行”都是正確的。因為,兩種氣的內涵和生理作用是不一樣的。
氣功與經絡密切聯繫之認識並非始於北宋,遠在戰國,欠們即已十分了解,現存最早氣功功法專著《行氣玉鉻》,45字即把一部週天功功法披露無余,到了北宋,張紫陽又從理論和實踐把週天功推向一個新的階段(參看本教程第二篇)。宋元以降週天功人才輩出,至明未伍衝虛、清初柳華陽集大成,成為氣功一大派系。此派所有著作對丹派功法同經絡關係的描述大體相同。然有一號稱邋遢道人者著《炁功大週天八脈八穴論》,與前此論述極不相同,今撮基要供同人參考。八脈八穴最早為元.竇漢卿著《針經指南》提及,原指靈龜八法中十二正經與八脈相交會的八個穴位。然此書所指八脈中除任、督、衝、帶四脈與傳統奇經八脈同名外,其餘四脈均不相同,名曰網脈、丹脈、天脈、理脈、每脈相應一穴,各脈循行路線除任、督、衝三脈與經典同外,帶脈分四部:每部有三道環體帶脈,與常規不同。其他四脈更奇:網脈如網,謂打通任督後將全身各經絡上下縱橫一一打通,是謂修網脈;丹脈分內丹脈、外丹脈,是謂網脈成後,全身網絡均通,但中元仍有阻塞,於是調動元氣將其打通,是謂大週天完成。完成之後瞑目靜守可發出丹氣與人治病是謂外丹氣修成。此後修天、理脈又各有奧妙,不贅述。所謂八穴其位置也奇:“任穴”在心;“督穴”在腦;“衝穴”在會陰;“帶穴”在肚臍;“網穴”在生死器;“丹穴”在目;(男左女右)……等等。可謂別具一格。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