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真實見證

彥寬老師「非常好,繼續練」
學員 郭美燕
老師發氣                                                                                         
第一次看見彥寬老師是去參加氣動會,記得那天下午在師大綜合大樓,我們到得很早,在外面等待時,突然聽到裡面傳出又哭又叫的聲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心裡直打鼓。不久出來一個笑瞇瞇的人(後來知道是彥寬老師),看到我一臉的驚疑,就告訴我:「沒事,他們玩得很過癮。」又旋風般的進教室去了。
當時不能理解這是什麼情況,很猶豫該不該報名。接老師的氣,得親身經歷了才能了解箇中滋味,豈止是過癮,像是挖心掏肺的倒垃圾,然後換了個乾淨的人回家似的,真是神奇。
 
非常好,繼續練
「非常好,繼續練」是彥寬老師的招牌話。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心中並不是那麼服氣的。
我從「回春功」開始學習,在第一堂課的「鬆肩功」就敗下陣來了。老師說用標準站立式、全身放鬆、向前傾成熊式、肩膀用力上下晃動。我認真、努力的學習,就在這堂課的後半段,持續做鬆肩功時,我的右手腕開始酸痛到不行。奇怪的是左手好好的,沒什麼特別感覺。晚上回家做功課時也是一樣。
第二堂課上課前趕緊去請教老師,老師只給我一句話:「非常好,繼續練」。當時我的反應是:已經痛成這樣,也不想辦法幫我緩解,還教我繼續練?
第三天是星期一,早上起來一看,不得了,我的右手腕烏青了一大塊。到辦公室,同事有知道我去上氣功課的,來詢問上課情形,看到我的烏青手腕均嘖嘖稱奇,問我是不是拍打的結果,當然不是,但我亦沒法解釋是怎麼回事。
第三堂課時(開始練功一星期後),老師問大家有無特別的反應,我說我的手烏青了,老師教我到前面去給同學看烏青的手腕。還是給我那句話:「非常好,繼續練」。
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更離奇了,每天練鬆肩功時都是邊練邊喊痛(老公是個認真的好學生,每天總是督促我一起練,痛也不能偷懶),真的很痛吔。就這樣,從練功開始手腕整整痛了20天,每晚睡覺必定痛醒折騰好幾次,尤其翻身一定痛醒,一隻手不知該怎麼擺放才能再安然入睡。甚至有一天早上剛起來上厠所,就這麼一個脫褲子的動作,我的雙手(奇怪,是雙手,不是只有右手)像觸電一般,從手指麻到手臂,急得我又用吹風機、又泡熱水的,好不容易才緩和下來。而且這烏青真能撐,一直不退。初級功課程都結束了,這右手腕的疼痛還沒結束,各種可能舒服一點的方法(包括吹風機、泡熱水、撒隆巴斯、什麼貼的、噴的、甚至泡腳排毒湯)我都試過了,都沒效。最後我想到了通脈膏,連著三個晚上睡前在右手腕塗上通脈膏,感覺它熱烘烘的挺舒服的。居然給我撞對了路,烏青退了、不痛了。無法形容我有多高興,半個多月無法安枕的惡夢終於過去,回想這惡夢差點讓我在練功的路上退卻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你不會相信僅僅是預備功中的一式,就有這麼大的效果,氣攻病灶,真不是蓋的。
剛開始我想不透怎會這樣,後來想到幾年前,我的右手腕因長期用電腦滑鼠的關係長了一個肉瘤,經常酸痛不止,看遍中、西醫。中醫推拿、敷藥無效,西醫說要開刀治療,我怕有後遺症,不敢開刀,就此改用左手拿滑鼠至今。後來肉瘤慢慢縮小,也不再常常酸痛,我幾乎忘了它的存在了,沒想到病灶仍在,第一堂課就給我一個震撼教育。
以上心得均屬個案。所有範例均是氣功練習配合正統醫療全面養生之結果;氣功練習在於強身保健,無任何醫療行為及承諾。本協會不建議學員放棄正規醫療治療,您所練習的氣功目的在於強身健體,並不能取代您現在進行的任何醫療行為。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